中国足球——2002 之后的下坡路(上)

20年前中国足球第一次冲进了世界杯决赛圈,原以为这会是中国足球走向持续辉煌的开端,然而在随后的时间内,中国足球却直线下滑。谁也没有想到,巅峰之后的低谷,竟然来得如此迅速。

包括我自己,包括周围的舆论,包括中国足协的官员,中方教练也好或者说是国脚们也好,可能都在认为只要打进了世界杯,就意味着中国足球以前一切的耻辱、混乱无序都已经不值一提了,我们将以一种无比崭新的形象和无比自豪的心情来面对中国足球。很多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什么假球、黑哨估计全没了。

这曾经是时任青年体育报主编董路对于中国足球的世界杯期待,相信,这样的期待具有相当的广泛代表性,而过去20年的经验告诉我们,这样的期待实在是太乐观、太不切实际,太缺乏对中国足球的理解与认识了!

2002年世界杯的三场连败让中国足协找不到与米卢任何与之续约的理由,他作为中国男足主教练的最后使命就是担责,然后走人!米卢走了,但外教路线、米卢模式是应该被保留、被复制的,所以才有了此后的欧洲选帅。虽然希丁克、雅凯、特鲁西埃、勒梅尔、米歇尔、范哈内亨等法国、荷兰的名帅都进入了国足选帅组的视野,也都有过实质性接触,但当阿里汉的名字成为国足主帅第一候选人时,可以说是震惊了包括时任足管中心主任阎世铎在内的所有人。虽然关于国足选帅的传言很多,但阿里汉还是顺利地成为国足主帅,他的任务一是带队打好2004本土亚洲杯,然后是冲击2006年世界杯。实事求是地讲,虽然阿里汉是在质疑声中接过国足教鞭的,但2003年春节逼平全主力来访的世界杯冠军巴西队一下子扭转舆论,直到04年八月在亚洲杯决赛中不敌日本屈居亚军,阿里汉所获得的评价都是正向的。

亚洲杯的顺风顺水理应延续到世界杯预选赛,至少,与马来西亚、中国香港和科威特同组的中国男足晋级第二阶段的亚洲区八强赛不应该有问题,但谁能想到,中国男足的2006世界杯之旅、阿里汉的国足执教之旅在10月3日,客场0比1输给科威特队后迎来转折点。

我们把命运放在别人手里了,与科威特的比赛失利把我们推到悬崖边了,命运已经不掌握在自己手里了。

德国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第一阶段小组赛第四小组最后一轮比赛同时开球,随后便是国足7比0战胜中国香港,却因为没弄明白规则,闹出了被科威特队以多一粒进球的优势淘汰出局这一永载史册的“乌龙事件”。相比于无缘八强赛的结果,更令人发指的是,从足协到国家队上上下下居然是直到被淘汰才弄明白晋级规则。

中国队的净胜球和科威特持平,我们只知道净胜球的问题,可能就是这种比赛很少见,说到最后要算到进球数,才能决出谁出线,我觉得这种情况太少了。

所有队员也好,包括中方教练也好,考虑的是我要净胜球,比你科威特多两个和你打附加赛,都走火入魔了。

中国男足冲击2006年德国世界杯的失败被定义为阿里汉的失败,也以阿里汉合同终止卷铺盖走人而画上休止符,但当时没有人能够预见,2004年将是未来十年中国足球的高峰……由于国足无缘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八强赛,导致2005年整年没有正式比赛可踢,备战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国奥队成为足协的工作重点也过早闯入人们的视野。那支曾在05年世青赛上大放异彩的国青队后来成为08之星队,教练也莫名其妙地从克劳琛换成了杜伊科维奇,至于国家队则被交到留洋教父朱广沪手中。由于杜伊率领国奥队打进了2006年多哈亚运会八强,随后又夺得2007年土伦杯亚军,所以当朱广沪率领的国家队在2007年亚洲杯小组赛即遭淘汰后,当年九月,杜伊被足协委以国家队主帅重任。按足协的想法,这叫一个羊也赶,俩羊也放,但没想到根本不想兼任国家队主教练的杜伊又推荐自己的好友、时任大连队主帅福拉多担任国家队执行主教练。国家队的实际主帅要听命于U23国家队主教练,世界足球史上堪称荒诞的一幕就这样上演了。

时间进入2008年,南非世界杯预选赛先于奥运会到来,结果中国男足六月份在主场连续负于卡塔尔和新科亚洲杯冠军伊拉克之后,提前一轮无缘亚洲区12强赛,杜伊和福拉多没能像阿里汉那样至少坚持到预选赛第一阶段的最后一轮……

站在足协的角度,杜伊是无缘12强赛的第一责任人,如果由让他来带领国奥队出战北京奥运会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七月中旬,杜伊突然被解除指挥权,赶鸭子上架的殷铁生成为国奥队的执行教练,最终这支在05年就被广泛看好,在06、07年都取得过不错战绩的球队以一平两负的战绩完成了自己的奥运使命。2009年9月,公安机关经过长期侦查和蹲守,端掉了一个利用赌球非法牟利的团伙,震动中国足坛的反赌扫黑风暴拉开帷幕,虽然警方最先关注的是中甲联赛的问题赛事,但最终谢亚龙、南勇、杨一民三名足协副主席及多名足协官员、前国脚、俱乐部投资人被判刑,这说明职业足球腐败问题之严重。中国足球,非刮骨疗毒不足以解决问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