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一门大生意

自2010年12月获得世界杯举办权以来,经过12年的准备,卡塔尔为办好这届世界杯已经花出去了2290亿美元,约是近7届世界杯总支出的5.2倍。作为史上东道主投资规模最大的一届世界杯,卡塔尔世界杯的绿茵场上,滚动的更是黄金。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要正式开赛了。北京时间11月21日00:00,由东道主卡塔尔对阵来自南美的厄瓜多尔的比赛,将拉开“史上最贵世界杯”的序幕。

这一届世界杯来得晚了一些,从夏天等到了冬天。“诸神黄昏”,经不起等待,这也让球迷更加期待。

世界杯的赛场上充满了热血、激情与快乐,同时也满载遗憾、悲情与泪水。接下来的一个月,是“绝代双骄”在世界杯赛场上的谢幕战——C罗带领葡萄牙能走多远?梅西带领阿根廷能否弥补2014年的遗憾?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为国际足联(FIFA)创收近54亿美元。作为史上东道主投资规模最大的一届世界杯,卡塔尔世界杯的绿茵场上,滚动的更是黄金。

自2010年12月获得世界杯举办权以来,经过12年的准备,卡塔尔为办好这届世界杯已经花出去了2290亿美元。

这是一届首次在北半球冬季举行的世界杯,同时也是首次由从未进过世界杯的国家举办的世界杯,但也是最“壕”的一届世界杯。

细数历届世界杯,2018年俄罗斯花费116亿美元,2014年巴西花费150亿美元,2010年南非支出36亿美元,2006年德国支出43亿美元,2002年韩日共花费70亿美元,1998年法国世界杯和1994年美国世界杯,分别耗资23亿美元、5亿美元。

大致算一下,近7届世界杯,主办国总花费约443亿美元。而卡塔尔为世界杯的支出,是近7届世界杯总支出的5.2倍。

2021年,卡塔尔豪掷1.5亿英镑,一纸合约签署贝克汉姆为卡塔尔世界杯代言。前几天,小贝抵达卡塔尔,两代卡塔尔王子亲自到机场迎接。

卡塔尔是西亚的一个阿拉伯国家,位于波斯湾西海岸的中部,三面环海,南部陆地与沙特阿拉伯接壤,全国地势低平,最高海拔仅103米,多为沙漠或岩石戈壁。

卡塔尔属于热带沙漠气候,全年分夏、冬两季,5月至10月是夏季,天气炎热,最高时可达50摄氏度以上,冬季气温一般在10-30摄氏度,最低在7摄氏度。即使在11月份,平均高温也有29摄氏度,平均低温也达19摄氏度。

这也是本届世界杯在冬季举办的原因。同时,卡塔尔世界杯第一次实现了球场内配置空调,以避免比赛时球员在高温下中暑。

卡塔尔自然资源以石油、天然气以及相关伴生资源为主,其中,天然气储量全球第三位,原油储量列全球第十四位,氦储量排全球第二。

卡塔尔常住人口数量不到300万,不足广州市的六分之一,甚至还没有秦皇岛的人口多;国土面积1.15万平方公里,跟天津市的面积差不多大。但是,2021年,卡塔尔人均GDP高达6.86万美元,位列全球第八。

卡塔尔属于东3时区,比北京时间晚5个小时,所以,中国球迷观看本届世界杯时,有的场次开赛时间正好在晚上6点或者9点,但有的场次则要等到0点或者凌晨3点,熬夜看球是难以避免的。

作为2020年以来首次对观众全面开放的国际顶级体育赛事,卡塔尔世界杯备受瞩目的不仅是足球这项运动,还有配套球场疯狂砸钱搞城市建设。

有报道称,卡塔尔用在体育场馆等基础设施建设的只有约60亿美元,其余基本都用在配套设施的开发与建设上,道路、地铁、机场、酒店……几十亿上百亿的往里砸,以实现“2030国家愿景”计划。

作为“史上最昂贵的世界杯”,本届世界杯预计将为卡塔尔吸引120万-170万的游客入境。

有报告显示,早在几年前,世界范围内足球产业年生产总值就已超5000亿美元,被称为“世界第17大经济体”;足球运动占体育产业总产值的43%,远超橄榄球(13%)、棒球(12%)、篮球(6%)等项目,被称为“世界第一运动”。

如果将FIFA看作一家上市公司,那么,四年一届的世界杯,就是FIFA最核心的业务——世界杯是FIFA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也是其最赚钱的业务。

在2015-2018年财务周期,FIFA的总收入达64.21亿美元,其中53.57亿美元来自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占比高达83%;仅2018年,净收益就达18.14亿美元,弥补了该周期前三年的亏损后,还净赚12.01亿美元。

足球运动及世界杯的商业化之路,已经探索了几十年。从阿迪达斯、可口可乐的赞助,到电视转播权的售卖,到周边产品开发,再到足球游戏《FIFA》……足球比赛变成了世界第一运动,品牌与世界杯相互改变。

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之前,赞助体系已经完善成了三个级别:FIFA全球合作伙伴、FIFA世界杯赞助商、FIFA区域支持商三个层级。

其中,全球合作伙伴是FIFA最高级别的赞助商;世界杯赞助商次之,可进行世界杯相关的全球推广;区域支持商仅限于特定区域内营销。

在2015-2018年财务周期的收入中,49%来自电视转播权,26%来自营销权(主要为各级赞助),11%来自接待和票务,9%来自许可权,还有5%的其他收入。

FIFA数据显示,共有35.72亿人观看了俄罗斯世界杯,占全世界四岁以上人口的比例,超过了50%。在法国对阵克罗地亚的决赛中,约有11.2亿人观看现场直播,其中8.84亿人是家庭电视观众,2.32亿人是在户外或者网络观看直播。

分地区看,亚洲依旧是最大的收视群体,16亿亚洲人观看了世界杯赛事,占收视总人口的43.7%。而中国,是全球观看世界杯人数最多的国家,6.56亿人观看了俄罗斯世界杯,占收视总人口的18.4%。

这或许正是近几年中国企业“扎堆”赶赴世界杯的原因。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万达、海信、蒙牛、vivo、雅迪、帝牌、指点艺境,这7家中国企业分布在三级赞助商体系中,为FIFA贡献着收入。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是FIFA历史上收入最高,也是最赚钱的一届世界杯。

在俄罗斯世界杯期间,各国企业广告费共支出24亿美元,而中国企业就贡献了其中的8.35亿美元,第二名美国企业4亿美元,东道主俄罗斯仅6400万美元。

而中国企业在卡塔尔世界杯的总赞助额达13.95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一,美国以11亿美元位列第二。按年度计算,中国企业的赞助价值为每年2.07亿美元,排名第一,身后是1.34亿美元的卡塔尔企业、1.28亿美元的美国企业。

为期一个月的世界杯,32支球队,共64场比赛。每个球队都会相应拿到一笔奖金。当然,冠军球队在收获荣誉的同时,奖金也是最丰厚的。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决赛,法国队战胜了克罗地亚队,捧得大力神杯,克罗地亚同样骄傲地离开了赛场,收获了亚军。第三名是比利时。

最终在奖金分配上,法国队获得3800万美元,克罗地亚队2800万美元,比利时获得2400万美元,第四名英格兰获得2200万美元。

同时,第5-8名的巴西、俄罗斯、瑞典、乌拉圭各获得1600万美元;包括阿根廷、丹麦、日本等在内的9-16名各获得1200万美元;其余的17-32名,分别获得800万美元。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总奖金为4亿美元,而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总奖金上升到了4.4亿美元。冠军球队4200万美元,亚军3000万美元,季军2700万美元,第4名2500万美元,第5到8名各1700万美元,第9到16名各1300万美元,第17到32名各900万美元。

同时,卡塔尔世界杯也给每支球队都准备了“零花钱”:每支球队可以拿到150万美元的备战费用;每名球员只要在世界杯赛场上多停留一天,就可以多获得1万美元,根据留在世界杯赛场上的天数而定,最多可得37万美元。

福布斯曾发布体坛富豪榜,统计的是运动员从2018年6月至2019年6月的收入,包括薪酬、奖金、代言收入等。在榜单上,梅西以1.27亿美元的收入位列第一,C罗以1.09亿美元位列第二,内马尔以1.05亿美元位列第三。

在今年10月,福布斯预计,法国球星姆巴佩在2022-23赛季的收入将达到1.28亿美元(不含税和经纪人费用),这将创下足球运动员收入的新纪录,梅西、C罗、内马尔的收入均不及他。

当然,对于这项顶级赛事而言,最重要的,还是足球运动本身的魅力,以及为国而战的荣誉。

世界杯四年一届,一个足球运动员职业生涯的黄金期不过10年左右。参加世界杯是每一个球员的终极梦想,每次参加世界杯的机会,都异常珍贵,更是一种荣耀。

作为“高龄”球员,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同时出现在世界杯的赛场上,每一场比赛都是职业生涯结束国家队的倒计时。

2006年,梅西第一次踏上世界杯征程,2014年世界杯时曾离冠军那么近——决赛踢到了加时赛,格策一球杀死比赛,德国战胜阿根廷,梅西与大力神杯擦肩而过。

本届世界杯,哪支球队会最终捧起大力神杯?谁又将带着遗憾离开?没有人会知道。

Leave a Comment